参赛信息

中医农药-中草药博落回

项目介绍

    湖南人对于长在旷野上的野草其实是甚为陌生的,如散布在湘西永顺县的黄花蒿,虽也被苗民用来治疗疟疾,但在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之前,受制于传统中药的炮制方法,人们始终未能揭开黄花蒿身份的真实面纱。
     而茎干体形与通草相似的博落回,虽是一味治疗痈疮肿毒、跌打损伤的良药,更是被多数人以路边野草对待。
    由湖南农业大学传统本草博落回代替抗生素的方案,在代替兽用抗生素上已经走在前列。但日渐式微的传统本草如何兴起,这一过程,仍然是极复杂,甚至是需要运气的。
    那博落回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黄花蒿?  
    德国人全球寻觅的抗生素代替植物
    20年前,为了寻找室内杀虫剂的代替品,一直从事中药资源及综合利用的湖南农业大学曾建国教授把眼光投向了博落回,其果荚与叶杆提取物——血根碱有抗菌、杀虫作用,最初在室内杀虫剂领域得到推广。
    就在中国人将眼光放在博落回上时,一群德国人也在寻找畜牧饲料中作为抗生素添加物的代替品。迫于欧盟对畜牧饲养中抗生素添加剂量的严格要求,以及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对于餐桌上肉食类食品残留抗生素的担忧,天然的杀菌、消炎饲料添加剂,不会在牲畜体内残留的抗生素代替品已是急不可待。
    德国菲托百傲饲料添加剂公司质量管理负责人,跟饲料添加剂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克里斯托弗在来中国前就在全球寻找这种天然的代替物。这位体型健硕,可以讲一口流利英文的德国人说,德国的饲料添加剂专家最初把眼光放在一种北美植物——血根草,这种植物的根部可以产生一种生物碱,具有抗菌消炎的天然作用。最初,这种可以有效对付炎症的植物碱被应用在高露洁牙膏上。
    为了获得这种天然植物碱,北美野生环境中的血根草被大量挖走,对当地的生态造成威胁,滥采的行为随即被相关法令禁止,而血根草的人工栽培也未在北美地区进行。
    德国人又先后到了日本、印度,希望从其传统药用植物中寻找灵感。很快,他们被一直从事中药资源及综合利用的湖南农业大学曾建国教授的研究团队吸引。曾建国团队正在研究的博落回,其有效成分正是他们苦苦寻觅的,与血根草根部提取物一样的血根碱。并且主要生长在中国长江流域的博落回,其枝叶尤其是果荚内血根碱的含量非常高。
    克里斯托弗与其他德国专家很快把它们带回德国进行提取研究,并生产了添加博落回提取物的动物饲料,在喂养的猪肉检测中,成功通过欧盟对肉质内抗生素残留的标准检测。天然的博落回提取物不仅完成了抗生素在猪、牛生长中的促生长、抗菌、消炎作用,经过排泄后,几乎无任何化学残留在体内。德国人对于餐桌上的肉制品也可放下担心。
    传统中药材中,博落回“大毒”
    其实,早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就将博落回归为草部毒草类。历史上,有关博落回的记载最早见于唐代的《本草拾遗》,其言“有大毒”。又说博落回:“生江南山谷,茎叶如蓖麻,茎中空,吹作声如博落回,折之有黄汁。”是一味以毒攻毒,治疗痈疮肿毒、跌打损伤的良药。
    既然有“大毒”,但可“吹作声如博落回”,从它的名字来历,也可看出,博落回毒性不大,不然怎可用嘴直接吹呢。不过,敢折其茎秆吹作笛声的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
    这种身高可达2米,叶如手掌的罂粟科植物在中国境内分布广泛。虽然,其喜温的个性使其在长江流域生长较多,但在中国南北的旷野上都能找到它的身影。多年前各地农户一直将这种植物当薪柴,只有身处偏远的苗民、侗民才懂得博落回在日常生活中的用途。
    贵州苗民常用的打刀烟,就是用毒性较大的博落回、雷公藤等植物制成。将博落回的根茎切成60厘米长,一端置于火中燃烧,待其将成炭时把未烧的一端置于柴刀背上,烧过的一端向上,等茎上流出黄黑色糊状液体,再将其平放于火上收汗(蒸发掉一部分水分),最后将糊状物收集于瓶中备用。此类药物多用于皮肤疖癣,或蛇虫叮咬。
    而传统本草记载的有关博落回炮制方法,以研末、油浸、酒糟为主,江西人也有直接将博落回茎干折断,以黄汁搽患处,治疗螟蚣咬伤的习惯。而被水火烫伤时,将博落回根研末,用棉籽油调搽,效果也甚好。
    在博落回最大的种植地湖南新宁县,当地依然流行将博落回的叶片与白醋浸泡,或直接煮开,对治疗足、股疖癣效果显著。
    挨近南岭的新宁,适宜栽种博落回
    8月16日,听说克里斯托弗已经在新宁博落回种植基地考察3天了。我们驱车从邵阳市进入新宁的省道边,去参观那里的博落回种植基地。德国菲托百傲饲料添加剂公司与曾建国教授建立合作后,在新宁县建立了国内最大博落回栽培基地,每年采收的博落回以果荚、叶片的形式从村民手里收购,烘干、打碎后进行复杂的生物提取。
    虽然已入秋,新宁的天气依然溽热。金石镇马江村种植基地上的博落回是今年刚播下去的种子,但也长有1米多高了。博落回的生长周期有5年。第二、三年是采收期。马江村博落回基地虽然未进入最好的采摘时间,但博落回的种植已经在新宁县逐渐铺开,大有取代本地烤烟或玉米种植的趋势。
    16日中午,途经新宁县回龙镇花亭村时,当地博落回栽植户魏志生正在将采摘回的博落回叶片及果荚进行晒干。他将往年栽培烟叶的山地腾出40亩用来种植博落回,与需要投入人力成本很大的烟叶生产相比,博落回只需要在秋季对叶片及果荚进行采集,将两者分开后,各自摊开晒干即可。而烟叶需要采收3次,每次需尽快在烤烟房中进行烘干,而烘干的成色决定着烟叶的质量。虽然烘干后的烟叶价格比博落回贵,但两者的产后值相当,而且博落回的栽培省掉很多人力与不可控因素,这是打动魏志生放弃烤烟改种博落回的原因。
    魏志生说,地处南岭北麓的新宁县,四季气候温暖湿润,山间缓坡非常适合草药的种植。他早年曾经栽培过九头狮子草、七叶一枝花等草药,但都是山里挖来驯化种植的,规模小也未能持久。
    地处亚热带腹地,挨近南岭的新宁县很适宜喜暖的博落回生长,尤其是较少冰霜期的冬季,可使博落回安然度过冬季。克里斯托弗认为,对于喜暖的博落回而言,德国的气候偏冷,博落回在德国可作观赏植物,但很少结果荚,这也是他们把种植基地设在中国内陆的原因。
    3天前,克里斯托弗在调查博落回基地时不小心摔伤,听从了本地中医的治疗手段,让他感到惊喜的是,膝盖的伤痛在慢慢恢复。对于传统中医,他表达出难得的不偏见。
    这也许是来自对自然疗法新的信任。
    对话 博落回是来自大自然的新馈赠
    潇湘晨报:德国人用草药吗?
    克里斯托弗:我的膝盖就在新宁考察中摔伤了,听取中医的疗法。虽然恢复的时间会慢一点,但很有效。西药才发展100年,在此之前人们都用的草药。德国人运用草药的历史也很悠久,例如喉咙发炎、胃痛都有专门的草药治疗手段。德国有一种药草叫春黄菊,煮茶煮沸后凑近去吸,对喉咙发炎非常有效。
    潇湘晨报:你们现在对自己传统药草观念怎么看?
    克里斯托弗:大多数德国人还是会用到草药的,特别在保健上。近些年由于化学疗法,特别是抗生素的使用所产生的耐药性。欧洲人慢慢回到自然的疗法上面来,并认为这很酷。我们需要发现传统与现代能相结合的东西。
    潇湘晨报:所以你们找到了博落回。
    克里斯托弗:是的,化学疗法的副作用愈来愈显而易见,而寻找化学疗法的替代物成为当下欧洲人的普遍选择,这就需要我们扭转对传统草药的观念,回到自然中去。目前欧洲人对替代疗法很感兴趣。例如针灸,很神奇,也很有效。要知道,以前我们对于草药的认知大部分来自阿拉伯文化,所以从中国来的博落回,是来自大自然的新馈赠。

网友评论

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用微信打开本页